彼得•戴维森:以“上帝”的形表现建筑

2017-09-28 22:16浏览数:305 
彼得·戴维森PeterDavidson
彼得·戴维森是Lab建筑工作室的创办者,首席设计师
他早年就读于悉尼的新南威尔士理工大学
他曾在《国际建筑师》杂志任助理编辑
也曾在AA建筑学院和Bartlett建筑学院任教
彼得·戴维森至今最重要的项目是澳大利亚的联邦广场
这个项目是为墨尔本市建造一个新的市民广场
在其露天的圆形剧场要容纳35,000人
此外还有文化和商业建筑
包括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艺术馆建造的新
馆(NGVA)
AustralianCentrefortheMovingImage(ACMI)
还有ACMI和SBS的写字楼,工作室,画廊等  
以及许多饭店、咖啡馆和商铺
所有这些都集中在一块3.6公顷的土地上,相当于为墨尔本建了一座新城区
今年年中,彼得·戴维森被请到北京
设计一个新的项目:尚都
“尚都”设计方案
我总是思考这个世界是怎样被创造的,并希望能通过数学的方式去解释自然界的空间。
故宫,它所使用的几何形就来自于“神”;还有文艺复兴时期修建的,意大利很多教堂的圆顶,呈现的就是“上帝”。其实很多秘密并不是“上帝”掌握,而是由自然的丰富性来掌握的。
最早我知道有个意大利人使用过这种石头,但是我们无法买到现成的,于是我们研究了地质,带着GPS ,开车深入澳洲北部的荒野中寻找到的。找到之后,我们修了一条公路,以便把它们运出来。可是雨季过后,整条路都被冲垮了,我们只好请求政府出资帮我们重新修了一条路。
采访时间定在早晨8点30分,我稍微有点吃惊,因为通常的采访任务都被安排在上午10点以后。见到彼得才知道,他每天7点就会来到办公室,这是他多年以来的工作习惯。
不知在设计界是否有不成文的规定,设计师们都喜欢身着黑色棉质T恤。彼得先生穿着他的黑T恤从楼下咚咚地跑上来,即使他不说话,即使没有相熟的人介绍,很明显的,他看起来就是一个“设计师”。
城市画报:“联邦广场”作品的设计灵感来自哪里?彼得·戴维森(以下简称“彼得”)
彼得:这个作品花了我们15 年的时间,这实际上也是我们的第一个已经建成的作品,灵感来自很多方面:首先是因为科学的进步,我们现在有条件考虑怎样用工业化的技术,通过建筑的形式来表现自然的丰富性。其次,我们希望能创造出一种有品质的东西,它是通过“进化”来完成的,它的目标慢慢实现,如果急功近利就得不到。这个建筑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都有自己的特点,就象自然界一样,具有多样性与丰富性。第三点是我们希望建筑本身应
该能够给人提供一个想像的空间,让人身处其中有梦想,而不是回忆过去。
城市画报:用15年来做这件事,成本会很高吧?
彼得:建设这个建筑并没有用掉15年的时间,我所说的15年是从产生灵感开始,包括了整个孕育它的过程。真正的建设用了6年时间,这在中国来说可能比较长,但是在澳洲,并不算长。
城市画报:是不是希望通过这个作品体现某种思想?
彼得:更确切的说,是一种建筑思想。 比如在北京,你可以看到很多现代建筑,它们都是一样的,缺乏流动性和持续性。现在的中国建筑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时间去做更细致的设计工作,大家都在强调的是规模,而不是细节。其实小的细节是非常重要的。倒是一些老建筑,比如故宫,它既有规模,但是又有很好的细部设计。自然界是充满多样性的,我们所处的环境又瞬息万变。在这样的环境中,建筑应该与之协调,具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 做到这一点。比如“尚都”的灯带,将显示出中国古代一种被称为“冰裂”的窗饰形。
我总是思考这个世界是怎样被创造的,并希望能通过数学的方式去解释自然界的空间。
城市画报:自然界的秘密难道不是“上帝”掌握的?
彼得:我们总是希望能用“上帝”的几何形来表现建筑。比如故宫,它所使用的几何形就来自于“神”;还有文艺复兴时期修建的,意大利很多教堂的圆顶,呈现的就是“上帝”。其实很多秘密并不是“上帝”掌握,而是由自然的丰富性来掌握的。动物、植物、矿石、各种物体运 动的轨迹,都属于这个范畴,我们人类也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万物之间都有联系,自然界中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给我们的建筑设计提供灵感。
城市画报:在设计建造联邦广场的时候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彼得:有一个是我印象比较深的:我们用来铺设路面的石头。最早我知道有个意大利人使用过这种石头,但是我们无法买到现成的,于是我们研究了地质,带着GPS,开车深入澳洲北部的荒野中寻找到它。找到之后,我们修了一条公路,以便把它们运出来。可是雨季过后,整条路都被冲垮了,我们只好请求政府出资帮我们重新修了一条路。
城市画报:这种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彼得:在册上不能很好的看到,但是真实情况是它具有天然的形,和非常多漂亮的颜色:红色、黄色,等等,非常漂亮。
城市画报:你的建筑看起来很复杂,很多地方就象自然界一样,不是简单的一维、两维,而是有1.5维。这样的建筑会不会造价也很昂贵。
彼得:当然不是,你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再复杂的地方其实都是由最简单的基本元素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来构成的。
(他细心地帮我们画了一个来解释——整个联邦广场看起来很复杂的外立面都是由一种尺寸固定的小三角形,5个一组构成比例相同的大三角形,然后这些大三角形再5个一组构成同比例更大的三角形,如此反复,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这有些像我们所熟悉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道理一样。)
城市画报:建筑带给人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是什么?
彼得:第一是给人提供梦想,第二是要有很好的功能性。我不认为建筑可以把我们人本身变得更好,但是我相信建筑可以给人带来希望,带来机会。
城市画报:你自己住的房子是什么样的?
彼得:和所有的建筑设计师一样,我住的地方非常普通,非常简单。事实上房子还不是我的,是我的伴侣的。我对自己的住房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对别人住的房子很感兴趣。
城市画报: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对别人住的房子感兴趣吗?
彼得:是啊,我一直很清楚地记得我10岁的时候就希望成为一个建筑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那种想法非常清晰。40年过去了,我仍然抱有这种梦想,不过那时候的想法很幼稚,很简单,我现在非常希望能回到当时的状态中去。
城市画报:为什么?
彼得:因为那些梦想很美。而现实中的建筑师很累,要考虑非常多的因素,比如政治、经济、市场各个方面的问题。
城市画报:那么清楚地记得是10岁,是不是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彼得:我也不知道,我也曾经问过自己的父母,当时是否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他们说不知道。而且,从读中学到大学,每当我认为自己知道了建筑师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随后就会被证明,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城市画报:我们可以怎样想像“尚都”这个建筑?
彼得:它的外形像水晶的折线,在一天中的不同时刻,会有不同的反射效果。它的内部跟室外空间之间具有一定的延续性,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天气情况中找到合适的活动空间。
城市画报:除了建筑设计以外,是否还做过其他设计,比如时装?
彼得:我没有设计过时装,但是设计过家具,在介绍联邦广场的这本册上,你可以看到它们。(我们看到的那些家具与联邦广场具有一个共性,都可以通过对简单元素的不同组合,实现不同的功能。)
城市画报:做设计是不是会经常熬夜?
彼得:无数个夜晚都是在工作。而且我的工作习惯是每天早上7点就会来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城市画报:工作的时候喜欢听音乐吗?
彼得:我有一台苹果公司的iPod,我会随身带着,不过我喜欢的音乐类型非常多:现代的、古典的、跳舞音乐,各种各样我都喜欢。
稿件来源:城市画报
“尚都”设计方案